项目背景

天使助听

作者:责任编辑 来源:未知 2017-08-07 15:59

项目背景

    “啊,我能听到声音了!”听到来自世界第一个清晰的声音,巧玲激动地连连点头。

    19岁的姑娘张巧玲家住湖北随州市,因为患先天性聋哑症,听力严重损伤。由于家境贫穷,一直无法配戴助听器,只能靠读老师的唇语学知识,却坚持学习,自强不息。在今年的高考中, 张巧玲考了458分,被武汉生物工程学院录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张巧玲百感交集,怀着喜悦而忐忑的心情在笔记本上写了一个愿望:渴望有一只好的助听器,能跟别的同学一样正常地听课。

    张巧玲的感人事迹经有关媒体报道后,感动了众多读者和网友。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神州鸿声中国爱心基金在第一时间竭力帮她圆梦,将一对最新技术的数字助听器捐赠给张巧玲,并为她进行专业的听力测试,教她学会佩戴和使用方法。当一切就绪后,张巧玲兴奋地连连点头,大声地说出:“啊,我能听到声音了!”

    郭子鑫家住辽宁省抚顺市农村,4岁的他还不能像同龄人那样上幼儿园,随着子鑫一天天长大,他对听到声音的渴望越来越强烈了。子鑫的父母都是最朴实的农民,前期带着子鑫四处奔波寻医,已经花掉了家里大部分积蓄,家境陷入贫困,现在检查结果显示子鑫必须尽早配戴助听器,听声音、学说话。一般来说,儿童助听器最好选择数字智能的,这样可以听得更清晰,但其价格也昂贵。子鑫家里的五头羊是全家一年的盼望,指望着年终能卖个好价钱过年,可现在这些羊要提早的准备卖掉,给子鑫配上一副适合他的助听器,一家人的心情又沉重了许多。

   小莹和小芳是一对双胞胎,出生时就听不见声音,现在也快到了上学的年纪。小莹和小芳的妈妈哭诉着对我们说:从两个孩子出生到耳聋确诊,是整整三年。三年前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老天一下子给了我两个宝宝,白白嫩嫩的,可随着时间一年两年的过去,两个孩子愣是不会说话,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告诉我,贵人语迟,开口晚的孩子聪明,宝宝早晚会说话的……终于有一天,我带孩子们去医院听力检查,当结果确诊为两个孩子都是先天性重度耳聋时,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我整个人都懵了。现在一家人都焦急的给两个孩子筹配助听器的钱,筹到的钱已够买一只助听器了,可两个孩子,该给谁配戴呢?

我们要做什么

    据最新统计,我国约有15.84%的人患有听力障碍,其中,患致残性听力障碍,即中度以上听力障碍的人占到总人口的5.17%,居各类残疾人数之首,而听力残疾者使用助听器比例不到7%。因为贫困和原因没配戴助听器,听障者错失最佳康复时机,造成终身遗憾。

    听障,隔绝了人与人。孩子本是新生的太阳,朝气蓬勃,听不到声音,他们就不会说活、不能上学,智力发育也会延迟,听力康复对他们是抢救性的工作;成人本是社会的生产力,顶天立地,听不到声音他们,工作处处不顺、生活处处不便,听力康复对他们是实现理想创造价值的基石;老人本是笑口常开的能说会道,安详快乐,听不到声音的他们变的抑郁、悲观,老年生活变得寂寞孤单,听力康复能帮他们与家人正常交流,提高晚年的生活质量。

    “天使助听”是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神州鸿声中国爱心基金发起,帮助贫困的听障人士配戴助听器,重返有声世界的公益项目。筛选符合配戴助听器的贫困听障患者,为其免费提供助听产品,帮助其重回有声世界,聆听世界的美妙。

项目预算

    计划救助100名贫困听障人士;

    救助经费估算:

    帮助贫困听障人群选配助听器:助听器价格约8000元人民币/只(由于听障人群的听力损失情况不一样,需要的助听器的功率性能不同,助听器价格会有不同)。

    100人×8000元/只=800000元。

关于我们

    2016年5月,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和北京神州鸿声听力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神州鸿声中国爱心基金”(以下简称:神州鸿声中国爱心基金)。

    神州鸿声中国爱心基金将秉承“救助贫困弱势听障人群,推动全民听力健康,促进中国听力医学和言语康复及科研教育事业的发展”的宗旨,严格依据法律相关规定,募集资金,开展公益项目,并接受年度审计。

发票索要说明

    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将为捐赠超过200元的爱心网友提供捐赠票据。请在捐款三日内,将交易号(或支付账单详情的截图)、捐赠日期、发票抬头、金额、联系电话、地址等信息发送邮件至2306673571@qq.com,经确认后我们会尽快邮寄捐赠票据,感谢。